晚上失眠的时候,脑洞会变的特别大。最近特别怀旧,一到晚上脑洞里就开始上演各种版本的如果当初那样会怎样的故事。

一个策划案,从前天夜里写到今日凌晨,从22楼的落地窗望出去,天空映着一片霓虹。

桌上的Marlboro已然都只剩空盒子,旁边的水杯也已经落满烟灰。嘴巴里像是长满了苔藓。

头昏昏沉沉的倒在床尾,从外面马路上传来的车流声穿过浓重的雾霾到达耳朵里的竟然是海水拍打沙滩的声音。虽然我其实并没有真正听过海水拍打沙滩是什么声音。但关于它的描述,我已在文案里写过无数遍。

莫名其妙的就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情,久到你还爱着很久以前的人。久到我仍旧不动声色的爱着你。

也是这样的一个凌晨,因着你的一句“晚上等我,有话要说”。我便彻夜守在电脑前面。

后来你还是出现了,你对我说了世界上最美妙的话,你说“我去你的城...

坚持。

超迷乔尼在电影中一遍遍重复的那句“Yes ,your highness .”每次他说这句话前顿脚低头的动作帅爆了。真想拥有这么一个性感魅惑、每天把我当成highness 的男人.

记忆是一位带有太多偏见和情绪的编辑。他常自作主张地留下它所喜欢的东西。而对那些不尽如人意的事情充耳不闻。在这种剪辑下,玫瑰色的往事清晰如昨,一切美好的时光也被注入了神奇的魔力,不开心的日子慢慢消退,直至消失,只留下一片颇具魅力、朦朦胧胧的阳光岁月。
—— 彼得·梅尔

不能再肥了,否则会让人宰了吃的。

曾经想做一个能写出像哈利·波特这样伟大巨著的插画家,后来又想成为有着像《触摸未来》那样缜密数学逻辑思维的悬疑小说家,最后却成了一个设计系毕业画也画不好的不务正业的广告文案……

我说最怕快下雨的微风  你说你也是一样的  
我们笑着看天空   聊着聊着聊到哭了 
 我们都似乎被谁疼爱过   那些梦完美的无救 
好多相似的温柔   也有不一样的难过    
两个许多年的朋友   两段爱来去的理由  
在事过境迁之后   我们在路边叙旧  
那被甩了一耳光的梦   像雷声隆隆   
 我们都...

到伦敦!
去寻找夏洛克!

《为你我想做更好的人》_黄品冠

生活像一个黑洞,吞噬掉左右美梦
我知道你懂
你不是我的神,却给我一生
你让不可能都变可能

人生这段路上,谁不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看过这样一句话,人都是被过去赶着逃,被未来牵着跑。其实我想说,人行走在这个世界上,全靠周围的同行者辨别方向,所有人都在努力赶上其他人的脚步,跟周围的同龄人牵着手并行在人生这段规定好方向的旅途上。掉队的人要不通过更辛苦的努力回到正轨,要不径自迷失在荒乱无涯的人生中,接受孤独的洗礼。
我们每个人从两个细胞结合的那一刹那起就好像一切被设定好了。几个月出生,什么时候会走路、说话,何时工作,几岁结婚都得严格按照事先设定好的来。该出生的时候,你多在妈妈肚子里呆了两个月,那全家人都要急疯掉,三天两头到医院检查看你是不是被派来祸害人间的妖精;该跑前跑后叫妈妈的时候,你只是歪歪扭扭站不稳哼哼唧唧不出声,那街访邻居...

这位喵兄,看你眼神犀利散发着智慧的光芒,气度不凡仿若天喵流落人间,是从哪个童话故事里跑出来的吧?

Evan兄:

秋天

重新找到了工作。做地产广告策划文案。不太大的公司。距住的地方只有10分钟路程。薪酬不高,但好在有自己喜欢的工作内容,同时中午还可以回家看望我的肥爷。
面试的时候,原本内心忐忑,以为自己毫无行业经验,不曾想竟受到面试经理的大力赞扬。于是为了徒有其表的假象不被戳穿,上班的第一天,看完了公司20厘米厚的一摞广告单页,笔记满满当当的写了十页纸。快下班的时候跟一位前辈要来了一本5厘米厚的地产策划案例。
原本打算把工作的事缓一缓,可每日在家所接收到的所有来源于身边同学的消息都与工作有关,于是我也不得不着急忙慌地投简历,面试,为自己签下卖身契。毕竟这年头,你要是没个雇主,出门到处都会投来怜悯的目光。签下卖...

现在打开电脑到处都是春运的新闻,手机某APP的弹出窗也每天都在提醒你马上进入高度戒备状态,因为一年一度的春运又来了。昨天晚上妈妈打电话过来,说爸爸这几日总看着别人家都在接孩子回家过寒假自己急的团团转,我才意识到,往年比现在早一个月前就已经在慌着准备考试的同时忙着买火车票了。
作为一个在外地上学又喜欢到处跑的娃,对于火车这种实惠便捷趣味性十足的交通工具可谓情有独钟。原本就是话唠一个,加上天生喜欢往人堆儿里扎的毛病,总觉得火车上人越多,旅途就越有意思。所以,对于每年的春运我也从来都没有如临大敌的感觉。
我记得坐火车最挤的一次并不是春运,而是2010年夏天我从大连坐K369回许昌的那一回。整个车厢挤得连...

会跳舞的方便面君

自从我前两天发文的时候不小心暴露了自己每天只吃一次饭的小秘密之后,某虎每天不下三次的喝令我去吃饭的电话成了生活中最大的困扰。我每次都想跟他说,你都不知道我每天看到柜子里的水果、饼干、牛奶、小面包还有你专门跑到街角小零售店里给我买来的北京方便面的时候感觉有多幸福。我每次将方便面“咔嚓咔嚓”地捏碎的时候,内心欢快的像个小喇叭,只想“滴滴答答”响个不停。
好吧,手贱学人家画了一张,本来打算再画一包与之共舞来着,无奈水平实在有点毁三观,方便面君已经大呼求放过了,只好作罢。
PS:手机拍的,房间光线不太好

努力看清自己的模样

向来不喜欢看那些带有心灵鸡汤意味的人生培训类书籍。总觉得一个人长到成年,三观已经基本定型了,一般情况下是不太能够能被改变的(当然有两种可能还是会改变一个成年人的思想:一、其处于被强制和约束的状态,二、在南墙上撞了个头破血流),至少不是通过闲来无事翻看一两本内容距自己生活不近不远的书就能改变的。

很早之前买回来的那本《走吧,张小砚》,封面上赫然写着“这本书成了很多人的起点”。确实有那么一些人,因为被某一本书所触动灵魂,然后毅然决然放弃自己原本的生活方式。那是不是就是说这样的书真的就有改变一个人的魔力?

换个角度来想这个问题,是不是还是有大部分的人不会去关注这样的书,就算买回去看了也不会因为它...

寂寞的生活,废话太多

小桶的背面:

我不是个爱说话的人,但总的来说还算是善于听人说话,可是听的多了逐渐发现原来我们的废话那么多。举个例子,一大早被同群的一个男生加了好友,因为专业相同大家聊了些关于专业,关于工作的问题,对话大约进行了十几分钟后,他发来一句“那你现在在干吗?”这简直要成为无意义对话的经典式开头,我简单的回了“上网”使这个简单而粗糙的对话再没有向下延展的空间。


我总是很难理解分明是两个毫不相熟的人却总是仿佛熟络的说一些废话,使得那些假亲近包装的像真亲密一样,那么真亲密的人呢?要如何对待他们?


这并不算是难以理解的事情,说白了不过是生活寂寞,无论手机通讯录里有多少名字,QQ上亮...

我的大学是个屁


不会画画,但是在腾讯空间上看到这个图的时候,被下面那句话戳中笑点(笑点很奇怪?),忍不住拙略的临摹了一个。

大学原本的班主任老师是个行事风格较为另类的人,想起大一刚上课的时候,他在班上说过一句网上曾经一度很流行的话——人生就像拉屎,有的人搞了半天,也就是个屁。然后,坐在教室中间的我默默地低下了头。经常性的便秘让我不止一次的体会“搞了半天只是个屁”的挫败感。

现在每次想到自己四年的大学就那样被自己过成了一个屁了的时候,我发现,内心最强烈的其实不是挫败感,而是懊悔。

与子偕老

那天当这两位老人携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的时候,在破旧房屋及杂乱电线上晾晒的衣物等恰到好处的舞台背景的衬托下,那个画面唯美的如同一部文艺老电影。在冬日清冷的下午,我毫无防备的被这样一对相互搀扶的背影撞中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在那里泛起温暖的涟漪。舒婷曾描绘过的这样的画面:大街上,一个安详的老妇人和一个从容的老人微笑着,鼻尖顶着鼻尖地站着,双手紧紧地系在一起,身后西下的阳光把他们的头发和笑容染成一片暖暖的黄,身旁的人们被他们的幸福染成一片温暖。冬日的下午依旧清冷,我的心情却因为那对相互搀扶的背影而变得阳光灿烂。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已经被人说烂了的诗句,就是从...

昨晚无意中看到这部加拿大讽刺微动画,原本打算今早起来码下一两句影评,却在对它进行更深了解的时候看到了这篇影评,在原影评作者大格局的思维光芒下,自己的着眼点实在不好意思示人了。我做个传播花粉的小蜜蜂好了。把影评原文粘贴到这里。

后现代语境下的睡美人(文/蘇小北)

这是一个跳出了传统语境和背景的童话故事,或者,它已经不再是童话了,而是一个有着冯尼古特小说一样的不怀好意的黑色幽默,背景是模煳的,有意的将现代意象渗透进古典情景,所以,睡在床上的“公主”(姑妄称之为女人更加的合适)模煳了时代的秒针般的精确性,电话、汽车和路牌警示,无能的王子和干练的白马,现代和古代尴尬的相对直面,结尾处的真爱之吻并没...

乱想

辞职之后的日子,我把自己囚禁在自己房间内的大床中央,我每天早上八点半准时醒来,然后麻利地赤着脚爬下床,拉开窗帘,打开房间里所有的灯,尽可能地让房间达到最亮的状态,然后迅速跑回床上,在大床的中间裹好被子。

书、电脑、手机、笔记本、笔之类的必需品,从来都必须放在枕边这样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变得很少喝水,这也减少了我必须往床下跑的频率。长期不吃早餐和中餐带来的影响很小,只会在下床和大声说话的时候带来一阵隐约的晕眩,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几乎不说话,更很少下床。

如果说忽略太阳的昼夜轮回,单纯的把人类开动一切感官开始活动作为一天的开始的话,我的早晨是从旁晚开始的。我每天蜷伏在自己的床上等待,当人们结...

偶尔悲伤的时候Eason温暖醇厚的声线描绘的那种稳稳的幸福总会让我心头暖暖的。想起嗓音没开化的某虎之前发表心情说:如果我有Eason的嗓子,就唱稳稳的幸福给你听。怕是这辈子都听不到他唱了。但稳稳的幸福离我仿佛越来越近了,就好像一伸手就可以握在掌中。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小黄人原来是有中国血统的吧

你长成今天这副狰狞的面目,是谁的责任

       当你发现自己一天天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那类人、变成了自己最鄙视的样子,请问你觉得这是谁的责任?

如果你年少的时候曾一天天的幻想自己长大变成一个美丽优雅有涵养的女人,结果现在却发现自己每天黄着一张脸、披散着一头的乱发,脏兮兮的脚趾头上挂着双同样脏兮兮的人字拖,早上在公交车上黑着脸跟别人抢座位、白天努力把腰围塞进办公室的椅子里、傍晚喷着唾沫星子在菜市场跟小贩砍价、晚上把满身的赘肉折叠在电脑前面玩网游、深夜跑到床上躺成一坨待切的五花肉。

    长成这样与年少时候梦想中截...

我的第一个忏悔书

     “体重要浪费在美味的食物上”这不知是哪位无良的智者说出的毫无责任感的行为启示,不巧被我看到,并奉为行事准则,一直坚持多年,近期以来体重更是像是吃了爱丽丝的倍增蛋糕一样,以不可阻挡之势,骤然上涨,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一个半月前买的两条裤子,如今都已无法再提到腰部以上,去年因为太宽松而不能穿的裤子,近期却又因为太窄小更是不能穿了,这一系列关于我体重骤增的直观体现造成的视觉冲击力,仍旧无法让我有所感触,我也仍旧以“吃货是不可能因为吃饱了就停止吃东西”为借口,每日以大量美食填充不断涨大的腰围,直至昨日与W小姐相约去谷一吃自助,在我大快朵颐,风...

走过13跨入14,我想为你成为更好的人

© 肥喵李 | Powered by LOFTER